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i7577365的博客

枫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曾经是经历过那场血与火洗礼战争的老兵!南疆有我一生的牵挂和心痛!

 
 

命悬一线的启迪  

2012-10-21 10:37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秋风扫落叶的季节,金黄色的玉米硕果累累成堆呈行的坐落在平房上,丰收的喜悦溢于言表,秋风中夹带着一丝丝清凉,拂在身上是一种心情惬意。秋雨的淅淅沥沥,彷佛在诉说丰收的景象。农民就是这样容易被满足,夕阳西坠的余晖还在缠扰,在文化大院的舞台上村妇们不约而至已经开始舞姿的身影,舞曲挟带着炊烟在邙山脚下的空中微风荡漾。夜灯下看舞者增多的熙熙攘攘,看不出由谁在彷徨。快乐就是咱农庄独特地幸福!
       夜幕不长,东方的黎明翘首可望,我依旧象往常一样,习惯晨步在乡间小路上,徒然间似乎脚力不足,右腿有种酸酸的感觉,我坚持回到家中,然后......
       一只孤雁极力向南飞着,灰暗的天空越来越黑,我彷佛在十分费力的爬上一片乌云,悠悠间在追赶那只孤雁,近了,近的没有距离可以执手可及,但雁消逝了,看手中只剩一束残云,渐渐地在变幻,时而泛白时而发红,时而雪花时而血花,手已经无能为力,雪花在飘逸,血花在飞舞,陡然间,一道天水瀑布,颜色血火流过,我惊呼:“红河!”,心里想,到南疆了!此时,徐连长一声劲呼,“四班长回来!”我隐隐约约听到妻子惊呼“醒了”。我费劲儿地在挣扎中眼神一亮,看到头的上方是一片洁白的墙。在一侧吊着打点滴的瓶,我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不是南柯一梦,这是昏迷后的病!也许这不符合逻辑的“梦呓”缺少推理,但这是清新的记忆。
      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!这俗话不俗。当时妻子说:“你当时血压升高厉害,血脂高,好吓人哦”。昔日为之骄傲地国防身格,今日已成自我酸涩和羞涩,在当下已是不攻自破的现实,浑身的无力方知“病魔”地残忍和多么无情!这人生就如一场梦,眼睛一闭一睁生活有了,这眼睛一闭不睁这一辈子没了!在十二天的治疗中,我惧怕那输液的小针,而又有幸这输液小针的“呵护”,谢天谢地,病魔终于投降而败下阵去,健康重新拥有自我,所幸没有落下任何后遗症,只是略显遗憾,医生嘱咐,“以后这吃药将与你为伍,不离不弃,这将保护你的生命至关重要”。与军旅有缘是我一生的荣耀,这与药相伴是曾经参战军人的尴尬!
       战争的创伤对老兵的身体和精神侵蚀是潜移默化的。南疆由我们一生的思念和牵挂,军旅更使我们昔日军人地情怀和精神支柱。因为有“连长”那一呼,我才有重返人间的勇气和骄傲。现在,我们多么需要心情有个家,有个安适的家,让思绪和纷扰地心海归岸,静静地不再受思念心海那波涛汹涌的洗礼,更让南疆勇士们享有温馨地心情港湾和快乐驿站。幸福不是奢望,珍惜生命活着心安耶.....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