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i7577365的博客

枫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曾经是经历过那场血与火洗礼战争的老兵!南疆有我一生的牵挂和心痛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2月17日战斗轶事  

2012-02-16 10:51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夜色朦胧,

步兵突击分队趁着夜色的天然屏障顺利突破红河防线后,
迅速控制了滩头阵地,并开始向纵深推进,
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在我炮阵地右侧快速通过,
我们的心被涌动的战友情揪抓的越来越紧,
暗暗祈祷着[快快快],只有过河的部队多起来,
我们才有战斗的主动权
[越敌有居高临下且有永备型工事配置的优势,
而我们是在低谷位置,
单红河河床到岸上落差就有5米之多,]
我们全神贯注地注视着230高地,
不断听到突击分队传来的好消息,
1**.14*.15*高地被我占领,16*高地被我方占领,
每一个占领我们的心就紧缩一次,兴奋一次,激动一次,
此时,东线一声枪响,划破夜空的寂静,
霎时间230高地枪声四起,
机枪.高射机枪喷出的火焰互相交错,
我开始紧张不停的在搜索默记着责任区火力点的位置,
连长也开始下达装填炮弹的命令,
只听阵地呼喊[一炮装填完毕……六炮装填完毕]
一之六炮相继完成射击准备!
只要步兵兄弟呼叫支援,我们就会群炮齐发!
就在此时,我的炮阵地上方高出大约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上,
子弹[嗖]声密集,曳光弹直飞我后方芒果树,
芒果树的枝叶唰唰唰的落个不停,
看来230高地之敌已经发现炮阵地目标,
李副连长果断迅速命令~[全体卧倒]!
在卧倒的同时,
挂在树杈上当钟敲的一节小铁轨[咣咣咣……]作响,
我和斯龙尼玛.无线兵贾都在炮防盾后面蹲着,
几秒钟后子弹射击停止,
我们很快又进入各自战斗位置,
攻击230高地的我方部队依然进展顺利,
恰在此时,红河岸边灯光亮起,
舟桥部队也开始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和炮火袭击,
勇敢地铺设舟桥,战斗全面展开了!
在舟桥部队架设舟桥的右侧后上方,
有几间不算太高的土墙屋子,
负隅顽抗的敌人依靠土墙形成的屏障,
机枪火力难以压制,上级命令炮火摧毁,
徐连长下令,\[全连注意,榴弹短延期引信6发急速射!放!]
霎时间火光冲天,雷声大作.硝烟弥漫,
待射击停止,敌火力点已不复存在!
现在枪声越来越远,
天气渐渐放亮,230高地已经基本被我方部队控制,
搜缴残敌的战斗仍然持续着,枪声也分明弱了下来,
我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!
当我转身看芒果树时,残断的树枝无力的下垂着,
枝叶破碎不堪,''老乡你看'',贾手指着敲钟用的钢轨,
我顺手望去,顿时惊呆了,
只见那钢轨已经被子弹击穿了几个洞洞,
假若子弹再往下打一米多点,
我们可能就在战斗的第一天就会成为烈士了!
我和贾对望一下,心里不由都打了个冷战!
<后来据我们推测,
230高地设置的高射机枪孔是固定的,
主要是对付空中目标的,仰角大,俯角太小,
要不然可真是难以预料的糟糕!>!……

南疆天气晨冷,
我在瞄准镜那里原地蹦了几次,用双手搓了几下太阳穴和脸部,
耳膜被炮声震得刺痒难忍,嘴巴连续不断的大张几次,
心里稍有平静,阵地炮弹壳被炮手拣撩到香蕉树丛里,
我们看着舟桥上的勇士们全副武装,
疾跑着通过还略有点起伏的桥面,
战士们沿着一条临时踏出的弯弯小路奔跑着,
很快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,此时,
我们发现有几个残敌出现在草丛外面,距离红河岸大约八九十米远,
我们还没有顾得着向守桥战友呼喊,他们又消失在茫茫草丛里,
我们向通过我们阵地的战友打招呼,
他们说[不怕!我们会小心的!],就这样一批批过去的战友相安无事,
我们心里踏实了许多,
突然,红河对岸枪声响起,接着机枪声,冲锋枪声大作,
我们头上方的子弹尖叫呼哨而过,我们在惊悸中迅速卧倒,
只看到斯龙尼玛还在直着身子跑着,
’’趴下快趴下!’’我向他狠狠地喊道,
可他’’呵呵’’冲我笑着依然在阵地上直跑着,
也可能是子弹长有眼睛,也可能是他命大福大,
我们大家都为他捏着一把汗,可他愣是没有事儿的样子!
真的神了,子弹嗖嗖而过,他毫发无损!
李副连长吼他’’你不要命了,你以为你是刀枪不入呀?!’’
斯龙尼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;趴在原地不动了,
枪声慢慢稀落下来,渐渐停止后红河两岸恢复了平静,
但见有支前民兵抬着担架,急匆匆地迈过舟桥,
向我阵地左后方的救护所跑来,一会儿的时间,
消息传来,是名女军医[后来据说是高干子女]
在过红河后被越南残兵击中下腹部,伤势严重,速速向后方医院抢救!
当我们听到这消息后,心里特不是滋味,恼怒和后悔并存心底!
恼怒的是鬼子你有本事冲爷们儿打,干么孬孙瞎眼了欺负小女子!
后悔的是要是把残敌早消灭了就不会受伤了!
这是始战以来第一位受伤巾帼英雄,
可敬可佩!刚才红河对岸的枪声猛烈,
就是消灭残敌的熊熊烈焰!
可想而知,越敌将会是死无葬身之地!……
一次次的紧张过后,
心里开始逐渐适应战时状态,没有开战时分的恐惧心理了,
对子弹炮弹掠空而过大概心里也有了数!
不再只要听到声音就慌里慌张的卧倒,出洋相了!
230高地平静下来以后,
我们也开始可以离开跑位稍事休息片刻,
无线兵贾用眼神示意我,
我们两个就向香蕉葱后面的院落走去,
那里,距离战时救护所很近,
就在院落米把高的土墙处,
由我们在看守炮弹值班时挖的简易猫耳洞,
那里面深藏着很重一串香蕉,
据农场老乡介绍,香蕉只要在湿热的地方捂几天,
就会甜甜香香的吃了,当我们走近院落时,
门口有两个战友持枪把守着,
我们向侧墙走了大约有十米的距离,
拨开香蕉树的遮挡,往院中一看,天呀,
院落中长长地横四排,竖躺着我们位数不少牺牲的战友,
但见血迹斑斑,粘稠的血液渗流在土地中呈现出黑红色,
枪伤部位不等,离我们最近的一位牺牲战友,
脸白净中稚气犹在,头上的钢盔被子弹贯穿而射入正头部,
估计他在十八岁左右,看着他安详的似在沉睡着,
我们的眼泪夺眶而出,
浑身僵硬的,傻傻的,呆呆的模模糊糊的望着他们不知所措,
这是人生以来第一次的强烈震撼,
片刻意识中我们不约而同地,
深深地向牺牲的战友们鞠了一躬,
然后两人小心翼翼地几乎都是屏住呼吸慢慢地,
向后轻轻地退过去,深怕微弱的脚步声会惊醒他们,
脸色苍白的我们无声无语地回到阵地,
心中涌出的无限悲痛令人难言!
仇恨的怒火在心中积聚和燃烧!
但我们把此事深深埋在心底,
几十年都在心里煎熬着思绪的触人心弦那血的一幕!
中午,炊事班送来了饭菜,
除了极个别的战友寥寥吃了几口外,大多数都没有兴趣去动碗,
似乎[懒懒]的就没有心思离开炮位,
从230高地向两翼纵深发展的部队,枪声此起彼伏,忽密忽疏,
从舟桥上快速前进的部队紧紧张张行动有序!
我们眼睛极力望着踏过舟桥的战友们渐渐远去和消失,
真是紧扣心弦,心随战友们步步深入敌战区!我们没有饥渴的愿望,
没有过多的语言,一个心事把炮弹擦拭的干干净净,
等着,等着,再等着战友们的呼唤......,
此时,在230高地弯弯的小路上走下来一群前后拥挤的人男女都有,
步伐凌乱,缓缓无序,极其不情愿的向前走着,穿着的都是老百姓衣服,
我们的几位战士持枪押送着通过桥头机枪阵地,慢慢走上舟桥,
我们在兴奋中轻声喊到''俘虏,大伙儿看到了吗?是俘虏!''
炮阵地上的战友全部向桥上望着,心里有种激动,
这可是第一批押送过桥的俘虏,当俘虏们走到桥一半距离时,
桥上突然一片混乱,被押俘虏开始左右猛跑向河内跳下去,
霎时间两岸守桥部队的机枪开始向河中扫射,
顿时我炮阵地上空子弹穿过的[嗖]声不断,
我们迅速卧倒趴下,很快枪声停止,徐连长命令各炮就位,
清点人员情况,所幸没有受伤人员,小虚惊了一场!
接着,被押送过来的几个俘虏走到我们炮阵地的后左侧停下,
我们好奇的跑去看热闹,就是想看看越南鬼子长什么样,
<竟敢如此和[师傅]唱对台戏,号称第三军事强国?>,
有个个子不算太矮的老头兵,瘦瘦的样子,两眼极不服气的望着,
有个少年胆怯的样子让人看了有点可怜,
我们的押解战友说,''就他们两个顽固不化,老的用高射机枪打咱们的战友,
小的在不断压子弹,打伤我们好几个战友,他们猖狂的很'',
听到这话,有几个战友恼怒之余挥动拳头真想狠狠揍他几下,,
但看到少年恐惧的拉住老头兵可怜巴巴的样子,
我们还是[宗堆宽洪毒兵]我们宽带俘虏了......
当战友们把俘虏的老.小兵用蔑视的眼光送过去后,
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躲在竹子葱后面,
互相依偎着蹲在那里,手不时的有点儿颤抖;
我们向小路的坡前看去,有两个女俘虏手牵着手,
互相拉的很紧的样子,
颤颤惊惊的站在那里有点儿不知所措,
惶惶不安的来回看着,头发凌乱的披散着,
眼神充满敌意和警惕,''你看!眼睛!''
斯龙尼玛手指着她们,
当我看到她们的两眼间的鼻梁骨和眼睛间是平的时侯,
也是感觉惊奇不已,传说越南出美女,
还真看不出来有多[俊]?
就是鼻梁骨和咱们的不一样!
就在这短暂的一刻,只见从舟桥那里抬过来一名伤员,
过红河后他手不停地摆动着,
大声嚷嚷着要下来,两边护架的护士劝说着,
他还是不停的在喊着什么,当到我们这里时,
护士还是没有扶住他,他从担架上侧身翻了下来,
手中的步枪紧握着!
我们急匆匆去扶他,他怒气冲冲地喊到
''我要上去,为战友报仇,你们都给我闪开!闪开!''
我看到他的左眼睛眉骨间有明显的伤痕,
眼睛鼔凸出一个小拳头般的肿疱,肉色紫红乌青,
血迹染红了面部,他每说出一句话,
就能明显看出他的嘴唇痛苦的微颤一次,
我们看的着实心痛,就在此时他晕倒了,
战友们不约而同的围上去,
搀扶抬着他走进战地救护所,
小心翼翼轻轻地把他放到临时救护床上,
我们在无奈无助中恋恋不舍地退出救护所,
少许就又听到他大声呼喊着,
''我的枪呢,给我!我要上去为战友报仇!报仇!''
医护人员还没有简单给他包扎完伤口,
绷带飘着还没有扎牢固,他就冲到了门外,,
离他近的战友抓紧去拦截他回去,他恼怒之极,
放平步枪嚷道''谁敢拦我,我就不客气了,走开!全都给我走开!''
战友们看到此景,没有人不泪流满面的,
在极不情愿中给他让开了通向红河舟桥之路,
他一声不吭的提起枪奋勇快步向战场奔去,
后边跟着护士和担架人员,当他接近红河滩头时,
一个趔趄扑倒在地,从此就再也没有起来,
他在冲向战场的路途中豪迈地坚定地走了!
走的没有遗憾!走的是那么执着!
他是英勇无畏,勇往直前地英雄!
不愧为祖国.人民放心的忠诚卫士!
他走了~~请记住他才十八岁!
~~~~~~花季年华地骄傲和永久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