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i7577365的博客

枫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曾经是经历过那场血与火洗礼战争的老兵!南疆有我一生的牵挂和心痛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那年那月那事[续]  

2009-01-09 08:14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六>.

一次次的紧张过后,心里开始逐渐适应战时状态,没有开战时分的恐惧心理了,对子弹炮弹掠空而过大概心里也有了数!不再只要听到声音就慌里慌张的卧倒,出洋相了!

230高地平静下来以后,我们也开始可以离开跑位稍事休息片刻,无线兵贾用眼神示意我,我们两个就向香蕉葱后面的院落走去,那里,距离战时救护所很近,就在院落米把高的土墙处,由我们在看守炮弹值班时挖的简易猫耳洞,那里面深藏着很重一串香蕉,据农场老乡介绍,香蕉只要在湿热的地方捂几天,就会甜甜香香的吃了,当我们走近院落时,门口有两个战友持枪把守着,我们向侧墙走了大约有十米的距离,拨开香蕉树的遮挡,往院中一看,天呀,院落中长长地横四排,竖躺着我们位数不少牺牲的战友,但见血迹斑斑,粘稠的血液渗流在土地中呈现出黑红色,枪伤部位不等,离我们最近的一位牺牲战友,脸白净中稚气犹在,头上的钢盔被子弹贯穿而射入正头部,估计他在十八岁左右,看着他安详的似在沉睡着,我们的眼泪夺眶而出,浑身僵硬的,傻傻的,呆呆的模模糊糊的望着他们不知所措,这是人生以来第一次的强烈震撼,片刻意识中我们不约而同地深深地向牺牲的战友们鞠了一躬,然后两人小心翼翼地几乎都是屏住呼吸慢慢地,向后轻轻地退过去,深怕微弱的脚步声会惊醒他们,脸色苍白的我们无声无语地回到阵地,心中涌出的悲痛令人难言!仇恨的怒火在心中积聚和燃烧!但我们把此事深深埋在心底,几十年都在心里煎熬着思绪的那血的一幕!

那年那月那事[续] - 枫叶 - shi7577365的博客

七>.

中午,炊事班送来了饭菜,除了极个别的战友寥寥吃了几口外,大多数都没有兴趣去动碗,似乎[懒懒]的就没有心思离开炮位,从230高地向两翼纵深发展的部队,枪声此起彼伏,忽密忽疏,从舟桥上快速前进的部队紧紧张张行动有序!我们眼睛极力望着踏过舟桥的战友们渐渐远去和消失,真是紧扣心弦,心随战友们步步深入敌战区!我们没有饥渴的愿望,没有过多的语言,一个心事把炮弹擦拭的干干净净,等着,等着,再等着战友们的呼唤......,此时,在230高地弯弯的小路上走下来一群前后拥挤的人男女都有,步伐凌乱,缓缓无序,极其不情愿的向前走着,穿着的都是老百姓衣服,我们的几位战士持枪押送着通过桥头机枪阵地,慢慢走上舟桥,我们在兴奋中轻声喊到''俘虏,大伙儿看到了吗?是俘虏!''炮阵地上的战友全部向桥上望着,心里有种激动,这可是第一批押送过桥的俘虏,当俘虏们走到桥一半距离时,桥上突然一片混乱,被押俘虏开始左右猛跑向河内跳下去,霎时间两岸守桥部队的机枪开始向河中扫射,顿时我炮阵地上空子弹穿过的[嗖]声不断,我们迅速卧倒趴下,很快枪声停止,徐连长命令各炮就位,清点人员情况,所幸没有受伤人员,小虚惊了一场!接着,被押送过来的几个俘虏走到我们炮阵地的后左侧停下,我们好奇的跑去看热闹,就是想看看越南鬼子长什么样,<竟敢如此和[师傅]唱对台戏,号称第三军事强国?>,有个个子不算太矮的老头兵,瘦瘦的样子,两眼极不服气的望着,有个少年胆怯的样子让人看了有点可怜,我们的押解战友说,''就他们两个顽固不化,老的用高射机枪打咱们的战友,小的在不断压子弹,打伤我们好几个战友,他们猖狂的很'',听到这话,有几个战友恼怒之余挥动拳头真想狠狠揍他几下,,但看到少年恐惧的拉住老头兵可怜巴巴的样子,我们还是[宗堆宽洪毒兵]了......

那年那月那事[续] - 枫叶 - shi7577365的博客

八>.

当战友们把俘虏的老.小兵用蔑视的眼光送过去后,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躲在竹子葱后面,互相依偎着蹲在那里,手不时的有点儿颤抖;我们向小路的坡前看去,有两个女俘虏手牵着手,互相拉的很紧的样子,颤颤惊惊的站在那里有点儿不知所措,惶惶不安的来回看着,头发凌乱的披散着,眼神充满敌意和警惕,''你看!眼睛!''斯龙尼玛手指着她们,当我看到她们的两眼间的鼻梁骨和眼睛间是平的时侯,也是感觉惊奇不已,传说越南出美女,还真看不出来有多[俊]?就是鼻梁骨和咱们的不一样!就在这短暂的一刻,只见从舟桥那里抬过来一名伤员,过红河后他手不停地摆动着,大声嚷嚷着要下来,两边护架的护士劝说着,他还是不停的在喊着什么,当到我们这里时,护士还是没有扶住他,他从担架上侧身翻了下来,手中的步枪紧握着!我们急匆匆去扶他,他怒气冲冲地喊到''我要上去,为战友报仇,你们都给我闪开!闪开!''我看到他的左眼睛眉骨间有明显的伤痕,眼睛鼔凸出一个小拳头般的肿疱,肉色紫红乌青,血迹染红了面部,他每说出一句话,就能明显看出他的嘴唇痛苦的微颤一次,我们看的着实心痛,就在此时他晕倒了,战友们不约而同的围上去,搀扶抬着他走进战地救护所,小心翼翼轻轻地把他放到临时救护床上,我们在无奈无助中恋恋不舍地退出救护所,少许就又听到他大声呼喊着,''我的枪呢,给我!我要上去为战友报仇!报仇!''医护人员还没有简单给他包扎完伤口,绷带飘着还没有扎牢固,他就冲到了门外,,离他近的战友抓紧去拦截他回去,他恼怒之极,放平步枪嚷道''谁敢拦我,我就不客气了,走开!全都给我走开!''战友们看到此景,没有人不泪流满面的,在极不情愿中给他让开了通向红河舟桥之路,他一声不吭的提起枪奋勇快步向战场奔去,后边跟着护士和担架人员,当他接近红河滩头时,一个趔趄扑倒在地,从此就再也没有起来,他在冲向战场的路途中豪迈地坚定地走了!走的没有遗憾!走的是那么执着!他是英勇无畏,勇往直前地英雄!不愧为祖国.人民放心的忠诚卫士!他走了~~请记住他才十八岁!~~~~~~花季年华地骄傲和永久!

那年那月那事[续] - 枫叶 - shi7577365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